logo
帳號 密碼

留言注意事項:

一、臺灣與中國大陸源自同一祖先,但如今實際是兩個主權各自獨立的不同國家,如同英國與美國般。這是我的國家認同。未來不再對任何政治問題作回應,不喜歡可以不要來。就算那天亡國了,把我槍斃了也不改立場。

一、留言內容,請盡量與文史哲有關。

一、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妥留言,不妥之定義,由版主自行定奪。

一、請不要在留言板留下個人資料,如mail等,請自己保護好個人隱私。

目前在  第1頁,共541則留言,計55頁 我要留言

2017-07-24 16:54:02 喜歡站長的網站,簡單,大氣! ——來自大陸網友
smile
Paddy

2017-07-22 10:23:39 站主好。
中華文化網(http://www.chinapage.com/big5/big5.html)上不去了,請問是不是有什麼狀況?
我在大陸上網的。
smile

2017-07-06 13:53:48 不過既然是“古詩”,押不押都無所謂了^_^
smile
家鄉僑客

2017-07-06 13:49:35 五言古詩―《農家》末字“家”不押韻,可以改做“鄉”當然如果是為了合題而讓首字末字如此則不改已無妨。
smile
家鄉僑客

2017-07-06 13:33:02 《愚魯隨筆-三生》第三段『就這樣過了好些年,吳伯伯跟吳媽媽相繼離世,吳伯伯免不了難過一陣子。畢竟吳伯伯年歲還小,心想以後總要過自己的日子』第一個“吳伯伯”應該是“吳爺爺”吧?
smile
家鄉僑客

2017-07-05 03:01:13 謝謝你經營了這個網站。
smile
匿名

2017-07-01 20:53:37 您好
水滸傳第120回這段文章中間缺漏了一大段--

卻說武勝軍承宣使軍師吳用,自到任之後,常常心中不樂,每每思念宋公明相愛之心。忽一日,心情恍惚,寢寐不安。至夜,夢見宋江、李逵二人,扯住衣服,說道:「軍師,我等以忠義為主,替天行道,於心不曾負了天子。今朝廷賜飲藥酒,我死無辜。身亡之後,現已葬於楚州南門外蓼兒窪深處。軍師若想舊日之交情,可到墳塋,親來看視一遭。」吳用要問備細,撒然覺來,乃是南柯一夢。吳用淚如雨下,坐而待旦。得了此夢,寢食不安。次日,便收拾行李,逕往楚州來。不帶從人,獨自奔來。前至楚州,果然宋江已死,只聞彼處人民無不嗟嘆。

........以下應該漏了這一大段.......

吳用安排祭儀,直至南門外蓼兒洼。尋到墳塋,哭祭宋公明、李逵。就於墓前,以手摑其墳塚,哭道:『仁兄英靈不昧,乞為昭鑒!吳用是一村中學究,始隨晁蓋,後遇仁兄,救護一命,坐享榮華。到今數十餘載,皆賴兄長之德。今日既為國家而死,托夢顯靈與我。兄弟無以報答,愿得將此良夢,與仁兄同會於九泉之下。』言罷,痛哭。正欲自縊,只見花榮從船上飛奔到於墓前。見了吳用,各吃一驚。吳學究便問道:『賢弟在應天府為官,緣何得知宋兄長已喪?』花榮道:『兄弟自從分散到任之後,無日身心得安。常想念眾兄之情。因夜得一異夢,夢見宋公明哥哥和李逵,前來扯住小弟,訴說:「朝廷賜飲藥酒鴆死,見葬於楚州南門外蓼兒洼高原之上。兄弟如不棄舊,可到墳前看望一遭。」因此小弟擲了家間,不避驅馳,星夜到此。』吳用道:『我得異夢,亦是如此,與賢弟無異。因此而來,看探墳所。今得賢弟知而到來,在此最好。吳某心中想念宋公明恩義難捨,交情難報。正欲就此處自縊一死,魂魄與仁兄同聚一處,以表忠義之心。』花榮道:『軍師既有此心,小弟便當隨之,亦與仁兄同盡忠義。』似此真乃死生契合者也!有詩為證:
紅蓼洼中客夢長,花榮吳用苦悲傷。一腔義烈元相契,封樹高懸兩命亡。)

........後面再接下文.......

吳用道:『我指望賢弟看見我死之後,葬我於此。你如何也行此義?』花榮道:『小弟尋思宋兄長仁義難捨,恩念難忘。我等在梁山泊時,已是大罪之人,幸然不死。累累相戰,亦為好漢。感得天子赦罪招安,北討南征,建立功勳。今已姓揚名顯,天下皆聞。朝廷既已生疑,必然來尋風流罪過。倘若被他奸謀所施,誤受刑戮,那時悔之無及。如今隨仁兄同死於黃泉,也留得箇清名於世,屍必歸墳矣。』
smile
cc

2017-07-01 15:23:08 多謝!
smile
賴岳林

2017-06-28 23:29:57 唉,不知道這邊兒什麼時候能法治,能民主。說來可笑,淪陷區的人們,憂其是網民,天天說別的國家的民主都是假的,說專制比民主好,真的很無語,真的被洗腦了,給他們講民主,他們就投來不屑的鄙夷,甚至直接說“滾去臺灣找你的民主吧,不過可惜人家也不要你……”凡此種種,真的很寒心又覺得氣憤,不是氣他們對我的惡言相向,而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更可笑的是,這裡的新聞幾乎天天都有美國人遊行反對川普的,有臺灣人遊行反對蔡英文的,有韓國人遊行反對部署薩德的,有日本人反對修改教科書的等等非大陸地區人民遊行反對當地政府或某些政策(憂其是與大陸偽政權有矛盾的地區)的遊行示威活動,這裡的人們看到之後,不為自己獲得不到遊行示威的權利,得不到自由發言的權利而感到悲哀,反而嘲諷謾罵當地政府(而且他們謾罵的一切語句幾乎源於“大陸偽政權與這些地區的某些矛盾”,和當地人遊行的目的完全無關,比如日本,因為他們曾經侵華且“供奉靖國神社”,當然我知道供奉或朝拜靖國神社日本人沒有一點錯),十分令我難受,更加“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魯迅先生曾經說“做奴隸不可怕,可怕的是做奴隸做得很‘享受’甚至自願一直做下去”,這大概就是當今的淪陷區人民的真實寫照,我有時候真的想移民我國的自由地區,但卻捨不得家鄉,畢竟,我不想逃避,我想讓家鄉也能有朝一日獲得民主自由,人民也獲得理智,重見青天白日滿地紅,唉,可惜卻幾乎可能性為零……有朝一日,我國的最後一片民主地區如果也被共匪佔領的話,我就連“家鄉僑客”都叫不了了,只能叫“家鄉遺民”了……當然,如果某一天,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真的不要我們這片淪陷區和淪陷區的人民而決定承認淪陷區偽政府為“中國”合法政府,放棄自己的合法地位而選擇認為自己是“臺灣國”的話,我也只得提前叫“家鄉遺民”了,我就真的沒有祖國了,唉,世上還能有什麼事比國家主動拋棄了自己的人民,特別是生活在淪陷區的人民更令這些人民寒心呢?能有什麼事比生活在非淪陷區的同胞親手投票選擇拋棄淪陷區同胞更可悲呢?
smile
家鄉僑客

2017-06-27 14:04:00 我之所以質疑民進黨黨規違背憲法卻依然能存在並執政,是因為我以為台灣是法治社會,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得到合理解釋,或者說台灣也有法律的陰暗面呢?我知道您舉您家的例子是想表明憲法過時,需要修改,我沒在台澎金馬地區生活過,不太了解憲法的具體影響,故我也不與您在該方面爭論。您高中的事情其實跟我很像,我也在政治課上說共產黨壞,說共產主義就是反人類,三民主義好,老師也罵我,同學也大多說將來會去監獄探望我,這讓我猜想大概我們對對方的認知大多是通過理論方面,對對方實際生活環境了解不深,以至於出現這種情況,不過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中華民國人,我熱愛我的國家,雖然他淪陷了許多土地,而我也生長在這片淪陷區,這也是我自號“家鄉僑客”的原因。這幾天與您的交流讓我十分感念,我知道您開設留言板主要是為了文史哲方面的交流,卻仍然忍不住與您在政治方面談了這麼多,甚至觸碰了您的紅線部分,在此我深表歉意。漢書和後漢書我都是在您這個網站上看完的,我深表感謝。您的這個網站將會陪伴我繼續度過大學時光,研究生時光……我對您十分感激!不過最後,我還是殷切的希望您相信中華民國能夠統一!不要因為敵人的壓迫和制壓,就選擇放棄自己,選擇逃避,選擇認為“大陸與台灣是兩個國家”,大陸政權是一個非法偽政權,中華民國政權才是中國唯一合法政權,所以無論大陸還是台澎金馬,主權都在中華民國!
smile
家鄉僑客
2017-06-28 20:08:00 臺灣是個法治社會,不容懷疑。
然而國家定位不明,所以人人都可以談論臺灣未來的方向,沒有人會因此而被抓。統一也好,台獨也好,當日本人或美國人都可以,人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這就是民主的可貴。

民進黨得到政權,一點都不意外,雖然我從沒投過民進黨一張票,但是對國民黨更心寒。拿在南京政府時訂的憲法來自欺欺人,國民黨如果不改黨綱,我看很難奪回政權。

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我在臺灣生活超過五十年,是所謂的外省第二代,從出生到現在,大陸對我而言,就像別的國家,更何況生活在臺灣好幾代的「唐山人」。

  1  2  3  4  5   下一頁 | 最後一頁